全国妇联发言!建议将“家庭暴力”警报单独列出 证券法论文

股票资讯

最近,“反家庭暴力”成为许多代表关注的焦点。

今年,全国妇联将提交《关于在公安机关设立反家庭暴力专项统计的建议》,建议公安部门将“家庭暴力”列为专项统计指标,做好家庭暴力案件信息登记工作,督促基层执法人员规范执法。

建议公安机关设立反家庭暴力工作专项统计

3月2日,记者从全国妇联获悉,今年将提交《关于在公安机关设立反家庭暴力专项统计的议案》,建议公安部门落实《反家庭暴力法》的相关规定,将“家庭暴力”列为110报警系统中的专项统计指标。

《反家庭暴力法》第七条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司法机关和妇联应当将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纳入专业培训和统计工作。

根据这一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将人身安全保护令的申请确立为独立案由,对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制定了统一的“民事保护令”案件编号,并对每年签发的人身安全保护令进行了专项统计。

民政部还统计了家庭暴力受害者提供的庇护所和援助。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在处理妇女来信来访投诉时,对家庭暴力投诉进行专项统计,并详细记录相关信息。

根据建议,公安机关是实施反家庭暴力法的重要职能部门。近年来,它在宣传和培训反家庭暴力法、处理家庭暴力案件和发布家庭暴力警告方面采取了积极行动。

然而,由于缺乏按照《反家庭暴力法》的规定对家庭暴力的处理和警告的专门统计数据,影响了公安机关对家庭暴力处理的有效评估。

与此同时,由于缺乏必要的统计指标,一些基层警官仍然存在“家庭暴力是家常便饭”的错误认识,对家庭暴力案件重视不够、处理不力的现象依然存在。

提高基层警察防范家庭暴力的意识和能力

该提案称,网络上不断出现关于家庭暴力的虚假数据,但由于缺乏官方权威统计数据,类似的虚假信息无法得到有力反驳。

根据该提案,关于家庭暴力的特别统计数据将有助于全面了解反家庭暴力法的执行情况,并为顶层设计提供依据。同时,也有助于加强基层执法人员对反家庭暴力工作的重视,督促基层执法人员规范执法。

建议公安部门落实《反家庭暴力法》相关规定,在110报警系统中单独列出“家庭暴力”作为专项统计指标,做好家庭暴力案件信息登记工作;实施以书面警告为基础的处置方式,将家庭暴力案件的处置纳入公安机关统计体系;加强综合警务信息系统建设,将家庭暴力预警情况与110件警务案件、行政案件和刑事案件进行关联,更准确地反映家庭暴力案件的真实情况。通过明确具体的指标,增强基层警务人员反家庭暴力的意识和能力,引导全系统做好反家庭暴力专项统计工作。

■后续

湖北110报警系统单独列出了“家庭暴力”

湖北省监利市公安局退休警察、蓝天下监利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协会万佳无暴力项目发起人万飞告诉记者,目前各省的110报警系统平台各不相同。他了解到,比如湖北省已将“家庭暴力”列为专项统计指标,但由于全国不统一,全国暴力报警数量仍不准确。

据万飞称,虽然“家庭暴力”在各省的报警系统中被单独列出,但有110个报警是用押金人工输入的,而受害者离线到警察局报警的情况没有输入,因此无法反映家庭暴力的准确数字。

也有大量与家庭暴力相关的案件,但由于经营者的认知问题,并未纳入家庭暴力范畴。“比如有些母亲因为无法忍受的家暴,带着孩子跳进河里。这种报警通知大多归类为非正常死亡。”因此,他建议将家庭暴力引发的刑事案件纳入家庭暴力报警范畴,以了解家庭暴力的真实情况。

■对话

全国人大代表闫芳:家庭暴力标准缺乏定义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金诚通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Xi安分所所长闫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长期以来,处理家庭暴力问题仍存在诸多困难。

其中之一就是“家庭暴力的标准没有明确界定,很难引起法律诉讼”。闫芳说,因为在实践中,公安机关仍然将家庭暴力案件视为“家务事”而不予处理,许多受害者在报警后被“说服”,无法获得证据固定和救济。“所以我认为有必要参考我国地方法规的做法,明确公安机关发布警示的具体条件,有效保护深受家庭暴力侵害的弱者。”

家庭暴力隐蔽,难以取证

记者:20年来,中国颁布并制定了一批相关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但“家庭暴力”从未离开过我们。有哪些难点?

闫芳:主要有三点。第一,家暴保密性高。受“家丑不可外扬”观念的影响,受害者或其近亲属、邻居、同事不敢或不愿报案,使得司法机关等负有反家庭暴力责任的国家机关难以及时发现家庭暴力犯罪事实。

二是家暴的发生猝不及防,取证困难。家庭是一个私密温暖的港湾。家庭之间相互依赖,相互扶持。受害者往往缺乏预防。前一秒还很温柔,后一秒就被暴力虐待。只有当暴力结束后,他们才能对家庭暴力做出反应。有的被害人不愿意,难以取得证据,有的被害人取得了证据,但证据因能力不足而有瑕疵或无效。

第三,家庭暴力的标准没有明确界定,难以引发法律诉讼。首先,在实际处置中,部分家庭暴力犯罪被作为民事纠纷或违反治安管理处理;其次,部分司法人员将家庭暴力视为“家务劳动”,不愿意介入,不立案;再次,由于取证困难,民事赔偿程序启动困难,离婚案件中因家庭暴力造成的离婚损害赔偿极少;另外,虐待被害人未造成重伤或者死亡的,属于自诉案件,但被害人及其亲属往往不知道或者没有能力提起自诉,导致刑事诉讼难以启动。

反家庭暴力庇护所需要明确责任主体

记者:目前,家庭暴力案件比例较低。难点主要集中在哪里?

闫芳:主要原因是受害者往往缺乏家庭暴力的证据。打官司是为了争证据,是为了获得赔偿还是为了惩罚施暴者,前提是要证明家庭暴力的事实。但在实践中,受害者往往来不及取证,或者不会取证,导致证据存在瑕疵,导致认定家庭暴力事实的证据不足,进而导致家庭暴力认定比例偏低。因此,由于缺乏依据,受害者无法获得相应的救济,也无法真正惩罚肇事者。

记者:去年有媒体对反家暴收容所和救助中心进行了调查,发现很多地方设立的救助中心基本闲置。一方面家庭暴力事件频发,另一方面救援中心冷清。你认为如何建立合理实用的救济渠道?

闫芳:需求高利用率低的现象,主要是因为立法上没有庇护救助中心的主管机关,没有具体的申请条件和使用程序,以及不履行职责的法律后果。

一方面可以考虑设立反家庭暴力收容中心的主管机关,明确责任主体,制定不履行的法律后果,加强工作的正常管理,确保符合条件的申请人能够得到收容;另一方面,明确规定了使用庇护所的申请条件和程序,使执行单位有证据可循,避免了执行机构因条件和程序依据不明确而相互推脱,最终庇护要求无法落实的情况。

来源:央视微信微信官方账号

编辑:郑怡·马爽·邵建

协调人:王长山


以上就是全国妇联发言!建议将“家庭暴力”警报单独列出证券法论文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彪芬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