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除了娱乐消费还有什么? 移动卡套餐

股票知识

image source @ vision China

钛媒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微信官方账号Yiou (ID: ID:i-yiou),作者是寒冬,编辑是顾彦,钛媒授权发表。

长沙一直是娱乐圈明星聚集的地方,但2020年,风投和创业者将开始频繁涉足这个城市。宜人茶、文学、朋友带来的新的消费热潮,偏好的繁荣引发的社区团购大战,都会在这里带来更多的关注。

在娱乐资本和消费沸腾的主导光环背后,长沙早在2017年就进入了“万亿GDP俱乐部”,成为国内GDP超过万亿的第13个城市。2020年,长沙实现区域GDP 12142.52亿元,比上年增长4.0%。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长沙地处长江流域和东南沿海的“腹地”,既不临海,也不沿边,所以不是黄金大动脉。

政策上,计划经济时期,武汉、株洲入选全国首批建设的八大工业城市,长沙没有;市场经济时期,目前确定的九个全国中心城市中,郑州入选,长沙没有入选。

关于房价,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房地产已经成为很多城市GDP增长的主要动力,长沙是房价低的著名城市。

不依靠政策和房地产,单靠支持消费是很难的。长沙万亿GDP还有什么支撑?抛开喧嚣的娱乐消费,真正的长沙是怎样的?

工程机械之都长沙,是“娱乐消费之都”。其实工业也支撑了长沙GDP的一半。

2019年,长沙实现区域GDP 11574.22亿元,第二产业增加值4439.32亿元,第三产业增加值6775.21亿元。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对GDP增长的促进作用分别为3.5和4.5个百分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43.6%和55.2%。

值得注意的是,工程机械产业链总产值2000亿元,同比增长8%。这是因为长沙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抓住了中国基础设施投资的机遇。

2008年9月,为应对金融危机,对冲经济下行风险,中国提出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后称“4万亿计划”,大力布局铁路、公路、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

这些基础设施需要大量的工程设备。早在1978年,建设部下属的长沙工程机械研究所就落户长沙,为长沙带来了大批专业从事工程机械的科研人才和专家。湖南本身也有湖南大学、中南大学、长沙理工大学等一批国内一流大学,以机械工程为强势学科。

随后,在90年代的科研体制改革中,成立了机械研究所诞生的中联重科;1994年,出生于长沙兵器工业部宏远机械厂的梁文根在长沙创办三一集团;1999年,中南大学教授何清华创办何山智能;2007年,中国铁建在长沙成立了铁建重工。

在“工程机械F4”的基础上,长沙提出建设“中国工程机械之都”。全国各地的建筑工地开工数十万台起重机和挖掘机,导致长沙2008年GDP增速高达37%。也是在这一年,长沙从郑州转走,成为华中地区第二大城市。

此后,长沙的工程机械行业发展迅速,连年保持全国第一。在2018年“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强”中,三一重工、中联重科、何山智能和铁建重工入选,成为中国唯一一个有四家企业上榜的省份。

根据长沙市工业和信息化局的数据,长沙是仅次于美国伊利诺伊州和日本东京的全球第三大工程机械产业集群。产品品种占全国工程机械品种的70%,产值约占全国总量的23%,占全球总量的7.2%。产品覆盖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

以“三大利器”吸引人口,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基础,是一个城市经济活力的晴雨表。

2013年至2019年,长沙人口增加117.31万人。2019年长沙净流入23.98万人,在2019年人口增长最快的十个城市中排名第七。按照政府的规划,2035年长沙将发展成为1200万人口的超大城市。

长沙有三个吸引人口的利器:低廉的房价、优质的教育资源、丰富的医疗资源。

长沙一直是中国的“房价洼地”。中国房价网数据显示,2020年长沙平均房价仅为1万元左右,武汉为16795元/㎡,合肥同期为14199元/㎡,与湖州、芜湖、保定等三四线城市相近。

房价收入比是反映一个城市房价合理水平的指标,国际正常水平在3-9之间。《2019年全国50个城市房价收入比报告》显示,2019年长沙房价收入比6.4,在2019年全国50个典型城市中排名倒数第一,是唯一低于7的城市;同期深圳房价收入比高达35.2,全国50个主要城市房价收入比平均值为13.3。

教育资源也是吸引人的重要因素。

长沙有四所著名高中——长郡中学、湖南师范大学中学、雅丽中学、长沙一中,在全国百强高中排行榜上分别排名第4、5、11、48位。2020年高考,四大名校本科升学率都在90%以上,大部分本科升学率考生分数都很高。

长沙有中南大学、湖南大学、国防科技大学三所985双一流大学,一所211大学——湖南师范大学。还有很多普通本科院校,比如长沙理工大学,林业科技大学。

从医学上讲,床位是医院入院能力最直接的体现。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发布的《城市公共卫生治理能力评估报告》显示,2018年长沙市共有床位7.73万张,换算成每千人常住人口,每千人床位数达到9.48张。这个数字在当年17万亿GDP城市中排名第一,同期全国平均6.03。

此外,中医界在北协和、南湘雅、东齐鲁、西华都有“四大天王团”之称,其中湘雅医院扎根长沙。根据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公布的2018年中国医院和专科医生声誉排名,中南大学湘雅二院排名第16,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排名第18。

凭借低廉的房价、优质的教育资源和丰富的医疗资源,“三大利器”在短短几年内吸引了超过百万人的流入。此外,长沙的生活幸福指数常年位居全国前列,连续12年被评为“中国最幸福城市”。

长沙也有很多隐忧,被强劲的GDP增长集群和人口净流入所包围。

工业方面,长沙是工程机械和娱乐消费之都。但长沙在近几年的互联网浪潮和新基础设施、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5G等数字化、智能化产业上并没有优势。

在知乎,一个来自湖南大学工程机械专业的应届毕业生选择离开长沙。他总结道,“长沙能容下普通人,却容不下高飞的鸟儿。”“几个重工业企业和一些研究所主要需要液压、机械结构和机械仿真方面的人才,而对机电一体化(控制)、机器人和传感器驱动方向的人才需求相对较少。”。

早在2012年底,三一重工就将总部从长沙迁至北京。其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舒根互联网也选择在广州设立总部。

除了重工业企业,智能手机产业链企业兰斯科技、新能源汽车企业比亚迪也在长沙,但他们的R&D岗位大多位于一线城市,在长沙招聘的流水线工人更多。

在更热的新能源汽车轨道上,在几个中心城市中,合肥不遗余力地支持汽车企业投资建厂;武汉作为传统汽车工业中心,在吸引新能源汽车方面优势明显。相比之下,长沙略显落后。

在建立互联网第二总部的浪潮中,长沙的吸引力远不如武汉。

没有竞争的行业,优质的教育资源必然会给别人做婚纱。恒大研究院发布的《2020中国城市人才吸引报告》显示,长沙的人才吸引指数为24.8,排名第18,落后于武汉的32.9和郑州的31.6。

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地理位置决定了其发展所能达到的最远边界。长沙的隐忧可能根源于其“群雄逐鹿”的地理位置。

往南,深圳和广州这两个一线城市,距离长沙只有两三个小时的高铁车程,对优秀人才更有吸引力。东莞、佛山等城市制造业较为发达,聚集了众多制造业人才;往北,武汉这几年在高端制造业、半导体、集成电路、新能源汽车等行业都下了很大功夫。郑州有制造业龙头富士康...

从南到北,从智能制造到传统代工,长沙是两面夹击。

人口是一个城市经济发展的基础,但数量不等于质量。未来,城市之间的经济竞争将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竞争,这需要更多的数字人才。至此,长沙仍需加快步伐。

长沙被强队包围,突围之路还很长。


以上就是长沙,除了娱乐消费还有什么?移动卡套餐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彪芬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