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处涉煤腐败,促进政治生态净化 黄金价格查询今日

股票资讯

内蒙古自治区煤炭资源丰富,分布广,储量大,易于开发。2019年原煤产量10.35亿吨,占全国产量的27.6%。从2000年到2010年,中国煤炭行业在黄金十年快速发展,内蒙古自治区经济在十年间快速崛起,年均GDP增速达18%。然而,随着煤炭经济的快速发展,煤炭资源领域的违法违规行为滋生蔓延,地方政治生态受到严重污染。习近平总书记对此高度重视,要求对内蒙古自治区煤炭资源领域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专项整治。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坚决贯彻落实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通过案例督促和引导内蒙古自治区推进改革,全面整治煤炭资源领域违法违规行为,全面净化政治生态,为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优质发展新路提供有力保障。

黑金肮脏,涉煤腐败成为政治生态中最大的“毒瘤”

自2018年起,经党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立案查处内蒙古自治区5名中层管理干部。其中,云光中、邢云、白、云与煤炭的“黑金”关系密切。

云光中曾担任满洲里市市长、市委书记,鄂尔多斯市市长、市委书记,自治区政府副主席,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等重要职务。他利用自己的权力或职位影响力,帮助无良商人在煤制油项目建设审批中谋取巨大利益,申请煤矿置换,参与煤田消防工程公司,调整预分配煤炭资源区块的位置等。,以及非法接受他人直接或通过其近亲属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9432万元。

邢云任伊克昭盟领导人、团委书记、鄂尔多斯市委书记、包头市委书记、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等。,并利用职务之便帮助煤炭相关企业协调解决合同诈骗案件、合同建设、免除土地出让金、取得土地使用权、申请煤炭出库指标等。、非法收受他人直接或者通过其近亲属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4.49亿元。

白曾任乌海市市长、市委书记、锡林郭勒盟委员会书记、党组成员、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等职。干预煤炭资源的开采、配置、转化和利用,谋取非法利益,协助相关企业获取煤炭运输和逃避非法采矿犯罪指标,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和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515万元。他还通过非法获取内幕信息,在证券交易中获利数千万元。

云·龚敏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先后担任池照团团长、团委书记、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华电集团总经理等职务。,帮助一些企业在煤炭、房地产等领域经营发展,违反有关规定从事营利性活动,纵容、默许其家人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涉嫌收受巨额贿赂。云案已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上述案例暴露了内蒙古煤炭资源领域的深层次问题,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非法收购和倒卖煤炭资源。一些领导干部以国有煤矿为己有,通过企业改制获取暴利;一些非煤炭企业以各种理由进入煤田,低价非法获取资源并倒卖;一些有审批权的部门领导,踏上煤田抢夺国家资源,获取暴利。

二是非法配置煤炭资源。煤炭加工企业根据需要混煤,非煤炭企业根据投资额混煤。他们有的利用假项目、假投资“空手套白狼”,有的违规混煤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有的钻国家煤炭政策空子搞腐败。2010年,国家决定自治区扑灭地方煤田自燃后,大量以灭火为名的非法配煤问题发生,“救火煤”变成了“腐败煤”。

第三,涉煤腐败严重污染当地政治生态。有的赤膊上阵,直接用电取煤;有的“老子前台批煤,孩子后面收钱”;其他人通过“暗股”、“干股”等方式参与盈利。有的以资源为筹码,趁机搞攀缘,“天线”,形成强大的阵地谋求晋升;有的是环环相扣,分组热身,一起吃国家利益。

第四,煤炭资源领域的问题蔓延。在抢到第一桶金后,大量富煤地区的民间资本逐渐扩张到交通、土地等领域,“煤老板”转而修路,挑动土地成为“路霸”、“地主”。在一些领导干部的干预下,腐败问题不断滋生,弊端积累,混乱蔓延。生态环境问题日益突出,美丽的大草原大规模挖煤发电,昔日的绿肺逐渐成为风沙肆虐的土地。

这些煤炭腐败问题反映出内蒙古自治区在加强党的领导、全面从严治党、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方面仍存在薄弱环节。地方党委政府没有落实新的发展理念,政策法规没有很好落实,管理粗放混乱,权力寻租空间大。通过案例深化改革,推进专项治理迫在眉睫。

刮骨治毒,消除“以煤代煤”的弊端

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深入剖析内蒙古一系列涉煤腐败案件,指出煤炭资源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提出纪检监察工作的具体建议。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全面落实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的纪检监察建议,迅速成立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周密部署,及时部署,自2000年以来,先后成立40多个专项工作小组,全面检查整顿煤炭资源开发利用情况, 全面整治2000年以来全区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所有公职人员涉煤违法行为,重点整治重要岗位和煤炭资源管理相关人员涉煤违法行为。

——深入调查、核实和审查。一方面,对自治区内的所有煤矿进行了逐一检查,重点是非法获取采矿权、国有企业产权流失、企业腐败和工作作风,并从规划和项目设立、投资审查、资源配置、环境评估和采矿权审查和批准、股权变更、矿产交易等各个方面列出了一系列问题。共检查涉煤企业4030家,发现问题企业2017家,具体问题5261家。另一方面,在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任职或2000年以来任职的139万多名公职人员,主动举报自己及其配偶、子女和配偶收受煤炭企业财产、入股煤炭企业、利用煤炭资源谋取私利、玩忽职守等情况。,并立即纠正了存在的问题。自愿举报相关问题3413人,其中部门级27人,涉及利润75.7亿元,已依法追回并退休。

-深入开展专项检查。启动煤炭资源领域违法违规专项检查,对鄂尔多斯等7个重点涉煤城市、自然资源部门、包钢等3家涉煤国有企业开展煤炭资源领域违法违规专项检查;鄂尔多斯等7个联盟城市对43个县(市、区、旗)279个涉煤部门、单位、乡(苏木)和国有企业进行专项检查,发现涉煤领域问题2106个。各巡视组坚持边巡边改,边巡边查,快速处置反映具体、可检验性强的线索,及时移交事实清楚、责任明确的突出问题,边整体改边督促行内机构进行改。

——大力整治突出问题。重点发现问题,分清情况,分类处置,逐一做好整治工作。加大煤炭资源清理处置力度,组织探矿权范围内未分配项目剩余资源的矿业权出让收益招标。采矿权划拨中单独划拨和非自有采矿权划拨的资源量,应当按照新标准进行评估确认,并制定支付方案,按规定收取采矿权出让收入。加快回收与煤炭资源行业相关的资金,如欠缴税款、非法减征和使用、非法变更股权、矿产交易偷税漏税等。国有集体煤矿采矿权低价非法转让应严格依法处理。将查处消防工程、整治煤炭资源领域违法问题蔓延作为一项重要专项工程,重点推进。共评估煤炭相关领域问题1513个,其中国有资产损失445个,挽回损失393.26亿元。

——认真查处腐败案件。重点关注涉案金额巨大、干群反映强烈、问题反映集中、性质特别恶劣的领导干部及其配偶、子女、亲属,重点查处煤炭资源领域经济利益与政治利益交织、非法侵蚀和侵占国家资源等腐败案件。在涉煤领域、涉煤部门、涉煤企业同时开展廉政风险排查、腐败案件排查和规章制度建设,综合推进反腐倡廉,全面净化政治生态。坚持实事求是、宽严相济的原则,主动坦白问题、上交非法所得、消除影响、立功显著等。,并根据法律法规从宽处理。乌兰察布市委书记、自治区交通厅厅长、原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厅长、原鄂尔多斯煤炭局局长郭等216名县级干部被立案调查,造成了强大的震动。受此政策启发,包括原市委书记、乌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郝建军在内的12名处级干部主动投案自首。

——不断深化综合治理。全面清理2000年以来自治区各级各部门出台的煤炭资源领域政策法规,统筹改革浪费,完善体制机制,堵塞监管漏洞,消除权力寻租空间。深入整改落实新发展观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从思想认识、政策措施、体制机制、考核奖惩等方面多管齐下,综合政策,切实树立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导向。坚持举一反三,统筹兼顾的原则。在重点抓好煤炭资源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的同时,继续深入推进其他类型矿产资源突出问题整治,形成工作联动,扩大整治效果。深刻反思从严治党、完善权力运行机制、加强执政能力建设等方面的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整体推进整改工作,提升整体工作水平。全区863件政策法规文件被废止或宣布无效;2,542份有问题的行政文件已全部处理完毕。围绕涉煤领域管理粗放、混乱等突出问题,深入查找问题背后的制度漏洞、程序缺陷和实施缺陷,研究制定106件规范性文件,已发布99件。

夯实基础培育元,全面提高煤炭资源领域综合管理能力

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的全面监督和全力支持下,内蒙古自治区高度重视专项整治工作,全面排查和集中整治涉煤腐败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工作不断取得新的更大成效,为推动自治区全面从严治党深入发展、不断净化修复政治生态、优化煤炭资源开发发展环境奠定了基础。

——煤炭腐败突出问题得到全面治理。通过全面清理问题线索,全面整治涉煤腐败突出问题,全面回顾2000年以来的历史问题,围绕“四类”突出问题,揭盖、突出里子、查清真相、严查严治,实现了时间跨度、涉煤项目、涉煤企业、问题底部的“四全”,有效遏制了涉煤腐败蔓延。全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启动涉煤线索1495条,新受理线索3898条,初步核实问题2724个,约谈85次,共立案668起,结案507起。处分663人,组织处理834人,移送司法机关92人。

——煤炭资源开发环境明显改善。重点是产权交易、资源配置、行政审批、生产监管等。一是加强制度建设,全面落实煤炭资源市场化配置机制,推进煤炭资源分类审批制度改革,建立健全审批清单管理制度,着力构建权责明确、产权制度健全的矿产资源管理体系,推进政府职能转变,采取多种措施促进煤炭产业健康、规范、有序发展。针对一度存在的煤炭产量下降、供应保障压力加大等问题,采取有效措施加大供应保障力度。2020年,全区煤炭产量将超过10亿吨,有效保障了煤炭供应。

——政治生态得到净化和恢复。针对涉煤腐败反映出的政治地位低下、政治意识淡薄、政治生活不严肃、政治生态不健康等问题,要建立、健全和落实政治纪律和规则,通过强有力的政治监督根除影响政治生态的深层次问题。专项整治以来,我们查处了利用煤炭资源爬楼建天线等数百起严重的政治生态问题,实行“两个维护”,整治成效显著。密切关注专项检查反馈问题整改落实进展情况,向被检查地区和单位反馈问题2106个,其中完成整改或取得阶段性成果的1809个。

——良好的社会效果逐步形成。坚持敞开整改大门,依靠人民群众打赢专项整治攻坚战,向社会公布自治区煤炭资源领域违法违规专项整治的电话、网站和信访信箱,畅通信访渠道,接受社会各界监督,主动回应社会期望, 认真查处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权益,取得了明显的整改效果,赢得了广大干部群众的高度赞扬和认可。 群众普遍反映“专项整治势在必行,大力支持,体现了中央政府整治煤炭领域腐败的决心,将有效整顿内蒙古煤炭行业秩序和发展环境,为全国煤炭行业带来效益”。

工作启示

内蒙古一系列涉煤腐败案件反映出,少数党员干部与无良商人一起,将煤炭资源视为“唐僧肉”、“提款机”,大张旗鼓地充实自己的权力,以权谋私,成为当地政治生态的最大污染源。推进个案改革,必须坚持立法调查与改革、源头疏通相结合,努力消除旧缺陷,拓展和延伸治理链条,通过治理腐败促进行业健康发展,从从严治党中修复和净化政治生态。

一是要打一盘标本兼治的“棋局”,提升综合效率。煤炭等矿产资源引发的腐败成因复杂、形式多样、范围广泛、难以控制。推进此类案件的逐案改革,必须强化整体思路和制度理念,既要密切关注涉煤腐败案件的苗头,又要以煤炭资源的整体开发利用来治标,既要治个别病,又要深挖共同根源,敢于翻旧账,善于查坏账,深化对顽固积弊的整治, 打通“后半篇”与“前半篇”的内在联系,建立健全案例分析和警示教育,做好逐篇推进全篇改革的工作,使党员干部不因恐惧而腐,不因制度而腐,不因意识而腐。 通过调查一个案件,教育一批干部,完善一套制度,解决一类问题,就可以全面深入地整顿制度,彻底脱胎换骨。

第二,要利用好政府和市场的“两只手”,促进资源开发领域治理能力的提高。长期以来,煤炭、石油、电力、天然气等资源丰富、资本密集的地区成为腐败重灾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与市场的界限不清,责任不清,导致权力逐利、政商勾结、利益输送等问题。推进此类案件的改革,必须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建立权责明确、产权制度健全的矿产资源管理体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充分发挥政府的作用,促进政府的“有为”和市场的“有效”。推进内蒙古一系列涉煤腐败问题,一方面全面深化矿产资源领域改革,建立健全自然资源产权制度,精简优化审批流程,推进所有权行使与监管责任履行相分离,最大限度减少行政权力对矿产资源开发领域的不合理干预。另一方面,整合涉煤涉矿监管部门职能,探索矿产资源综合管理机制,加强矿业权评估等中介服务监管,狠抓项目规划、资源配置、产权转让等关键环节,完善涉煤领域监管体系和治理能力。

第三,必须坚持反腐倡廉的“两手抓”,为确保行业稳定健康发展服务。涉煤腐败持续时间长,问题多,矛盾突出,反映强烈。要采取严厉措施消除营养不良,全面整顿和根除腐败源头,坚持审慎和审慎的措施,保护和稳定行业根源,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解决内蒙古煤炭资源腐败问题,坚持把查办案件、以案促改纳入全区事业发展的大局,统筹规划、综合推进,正确把握保护与利用、开发与监管、治理与发展的辩证关系,坚持整治违法违规问题,以生产合法合规企业为重点,惩治煤炭腐败突出问题,排查廉政风险。抓住非法文件的“浪费”和空白和缺失项目管理的“建立”,不仅全面整顿煤炭资源领域突出的混乱局面,着力解决各种历史问题,而且完善煤炭资源管理体制和机制,提高治理效率,有效促进市场发展环境的优化,促进煤炭行业的优质发展。(钟)


以上就是查处涉煤腐败,促进政治生态净化黄金价格查询今日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彪芬股票网其他的资讯!